市級媒體“自我革命” 為什么一個比一個狠?
長沙市廣播電視臺(csbtv.com) 時間:2019/10/20 14:42:22

隨著媒體機構改革的持續推進,市級媒體融合也穩步進行。一年來,一些減員增效的大動作頻頻出現,這似乎正成為市級媒體改革的必經之路。

觀察這些市級媒體的改革措施,可以說一個比一個“狠”。

此前新組建完成的紹興市新聞傳媒中心(傳媒集團)就是一個標準的例子。在100多天里,新聞傳媒中心在組織、干部、薪酬、制度4個方面進行了大力度改革。人員崗位設定上實施全員雙向選聘,中層崗位從原來的112個核減到75個,精簡33%;行政崗位精簡35%,同時定額增加采編、經營等一線崗位。

此外,在機構設置上,整合后的內設機構從49個壓縮為25個,減掉了一半以上。

深圳廣播電影電視集團4大中心、9個工作室在4月份正式掛牌。改革措施方面,集團領導班子由13人核減至9人,減幅31%;職能部門核減編制43個,縮減8%;集團人員比改革前縮減700多人,同時關停并轉讓了4家經營不善的下屬公司。

由于機構改革中涉及機構重組、部門重建、人員重制等問題,在市級媒體改革過程中,部門的優化整合與人員的核減已成為必然。可以說,市級媒體改革正步入“自我革命”的階段,步步出狠招,步步皆險招。

市級媒體為什么這么“狠”?

改革觸及利益,而市級媒體的改革之路之所以連出“狠招”,其實只是不得已而為之,背后有著難以回避的難處。

1、人多、人雜,效率低

如今,市域媒體的合并、掛牌往往是市級媒體改革的第一步。合并后的新機構里,來自報紙、廣播、電視、新媒體的人員要一起“搭伙過日子”,由于大家背景不同、理念不同、經驗不一,往往難以互相融合。

與此同時,人員過剩、人才短缺的問題依舊是市級媒體的通病。由于收入的連年縮水,市級媒體一度出現嚴重的人才危機,現有人員不好用,想用之人招不來,由人員問題帶來的改革效率低下現象十分普遍。

2、部門多、事務雜,利益交叉

近年來,由于傳統媒體體制上的特殊性,以及連年改革未觸及核心的現實,導致市級廣電、報社等傳統媒體多呈現出部門繁多、管理混亂的現狀,管理上存在較多的歷史遺留問題。

如今,市級媒體紛紛進行機構合并,這意味著媒體的部門設置和管理歸屬權將進一步變動。在改革之初,難免會面臨部門權限不清、領導權力交叉、人員管理混亂等尷尬現狀,極易因管理混亂、利益糾葛而影響整體的改革進度。

3、狀況多、變動快,制度不完善

由于我國地方媒體的行業自主性不強,決策規劃方面易受行政等外界因素干擾,變化快、狀況多。同時,在制度建設上往往比較滯后,管理制度陳舊、薪酬制度形同虛設的現象多有存在。

面對全新的媒體環境,機構合并使媒體管理制度的升級成為改革中的重要議題。如何創新制度適應媒體發展,如何使制度真正落地執行,將是改革順利進行的基礎。

市級媒體需要自我革命

1、斷臂求生,刮骨療毒

毋庸置疑,市級媒體需要刮骨療毒式的自我革命,除去沉積多年的腐肉,重獲新生。合并后的新機構中,領導超額、人員超額、部門冗余,因此,重設部門崗位、減員增效是不可避免的選擇。具體實踐中,應注意以下幾點:

第一,簡化行政充實一線。提高媒體的生產效能,改掉傳統媒體“干部太多,干活的太少”的老毛病;

第二,制度先行,科學管理。管理制度、人事制度、薪酬制度等,都要進行科學的設計,為改革提供制度保障,為人員提供形式準則;

第三,全面觸網,全員轉型。傳統媒體的互聯網化絕不是新媒體部門的事兒,而是全體人員的分內之事。融媒體中心也并非是幾個媒體融在一起的中心,而是終端共融、傳播互通的媒體網絡與信息中心。

因此,媒體人應從理念到技能全面擁抱互聯網,從傳統媒體人真正轉變為新媒體人。

2、量體裁衣,以穩求進

改革的目的是為了媒體能夠適應環境,走得快、行得穩。那么,穩的標準是什么?

簡而言之,就是黨的宣傳陣地有擴大、媒體的傳播力引導力有提升、員工的收入有保障。

機構合并與人員隊伍的整合是媒體改革中觸及利益的核心環節,其成功與否直接影響改革的結果。因此,市級媒體在改革中的一舉一動都要十分謹慎,因地制宜穩步推進,保持思想不亂、工作不斷、紀律不松,有組織、有紀律、有步驟。

回顧深圳以及紹興等地的媒體改革經驗不難發現,“穩”始終是改革的第一前提。如何做好改革前的人員思想工作,如何科學進行部門設置、崗位設定等,將是市級媒體未來改革中不容回避的重點。


來源:融媒智庫

相關內容